愛沙尼亞的科技同行

cannot-live.png

前幾天坐 Uber 的時候跟司機搭話,他問我是不是第一次來塔林,我說不是,我在塔林工作。然後他問:「那你是在 Transferwise 工作嗎?」不是。「那是 Skype 吧?」

這城市遊客以外的外國人不多,主要都是愛沙尼亞人和俄羅斯人,或是坐船過來唱卡啦OK和買酒的芬蘭人(芬蘭人很喜歡唱卡啦OK,芬蘭的酒稅很重)。Skype 和 Transferwise 可說是塔林的外國人主要僱主,Uber 司機說他載過遊客以外的外國人都是在這兩家公司工作。

雖然塔林作為一個城市並不國際化(尤其比起附近芬蘭的赫爾辛基或瑞典的斯德哥爾摩),但眾多的科技公司裏其實很多外國人--因為很產品都是面向世界市場,而且科技業的技能全球適用,請外國人相對其他行業比較簡單有利。Skype 本來就很有名不多說,其他幾家有點起色的也是生下來就注定往外跑的公司。

Transferwise(已融資: 9000萬美元)是一家幫你以更便宜的手續費更簡單地做國際轉帳的服務,但它不是出自任何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之手。

Pipedrive(已融資:1400萬美元)是少見的歐洲銷售 SaaS 公司,以前在 OneSky 的時候有試用過,他們的客戶大都是美國公司,我也一直以為他們是美國公司,畢竟美國的 SaaS 仍然全球領先(不論客戶數量或服務提供商)。

Lingvist(已融資:930萬美元)是簡單學語言的手機 App,在亞洲非常進取,最近剛在日本開了辦公室,也準備進軍中國--他們說理由很簡單,因為人多市場大,也很老實地承認現在無法在 Lingvist 學愛沙尼亞語,因為市場太小。如果按照人數排列,那粵語、上海話或閩南語都還遠遠排在愛沙尼亞語之前⋯⋯

Teleport(已融資: 250萬美元)提供外地工作、留學、生活所需的幫助和建議,玩了一下他們的城市匹配系統,他們給我的建議第一名是德國柏林,第二名就是愛沙尼亞塔林,看來我不小心跑對地方了。

還有我正在工作的 Jobbatical(已融資:290萬美元),就是幫各地公司更簡單地找到合適的外國人才,當然也能幫想到外國工作的人更簡單地找到團隊加入(現只限科技業),現在整家公司 16 個人中有 7 個非本地人。

這些產品和服務如果只有本地人團隊幾乎不可能良好地發展下去,畢竟各種文化都有自己的盲點,單一文化的團隊會錯過很多其他人眼中顯而易見的機會。不只聘請外國人,這些公司的創辦人大都是有外國工作或留學經驗的愛沙尼亞人,在不少場合聽過 Estonian Mafia 這個對他們的形容詞,聽起來有點向 PayPal Mafia 致敬的意味。

記起 2 年前在對面海的芬蘭好像也聽過類似的故事,愛沙尼亞人笑說:只有130萬的人口,不看外面活不下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