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回台灣了

在互聯網帶來的大一統時代,其實國藉、種族、住處(還有最近大熱的性取向話題)都變得無關重要。

有個加拿大藉朋友叫Nick,他是個會寫程式的網頁設計師,以前在世界各地一邊接網頁設計工作一邊旅行,他幾乎跑遍了七大洲。我們在新加坡認識,也偶然地在香港和台北碰過面。

近幾年他在台灣遇到了現在的女朋友,也剛好找到自己創業的想法,就索性把公司設立在台灣。他最近跑到舊金山來融資,所以我們又在第四個城市見上面了。他很喜歡台灣,言詞間常常有意無意推銷台灣,我們都笑問他的正職到底是不是台灣的旅遊大使。

他分享了作為一個在華人社區生活的白人會遇到甚麼問題。他說,在亞洲很多「白人混蛋」(原話:White douchebag)。在那邊就靠自己長著一副白人的模樣而四處招搖,完全沒有任何能力,這也連累到他在亞洲找投資者的時候第一個難關就是要證明自己並非那些只會說不會做的「白人混蛋」,因為看起來就是長一樣。

他說和台灣女朋友走在台北街頭的時候也常常會有異樣的目光,他不便評論那些人為甚麼會盯著他們看,但他們在溫哥華街頭的時候並不會受到如此待遇。

可他還是跑回亞洲了,他說現在還是比較喜歡在台灣生活,我問他那以後打算留在哪?他說:「我也不知道,但現在這種生活不好嗎?如果要我建議一種最好的生活形式,那就是以前和現在這種到處跑、很自由的生活吧。」

在互聯網帶來的大一統時代,其實國藉、種族、住處(還有最近大熱的性取向話題)都變得無關重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