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一步能登天

pablo (52)

不久前去了個活動,在場有人問朋友R到底做了哪個功能令9gag的流量一飛衝天,他苦笑了一下:「哪只一個,我們做了好多功能。」

我以前也有過相同的誤會,曾以為只要想到一個idea、做對一件事,就能成功了。在Startup裏工作幾年後,才了解到所有事情都是由一丁點的修正改善積累而成的。

這幾個月多見了點潛在客戶,回應比起以前變得比較流利,因為大部份問題都是由其他客戶啟發或提出過的。幾年來幾百個大小建議交匯後,變成了一個有用的產品,銷售技巧突然變得沒有很重要,幾乎只是老實回答就能讓他們埋單。

產品有另一部份是管理翻譯流程的,從來沒做過甚麼大功能,一直都在修復翻譯員、客戶遇到的問題--瑣瑣碎碎的一大堆小問題。但幾個月過後,那部份已能自動運作,省下團隊不少的時間讓他們可以處理更多事情--瑣瑣碎碎的一大堆新問題。

在Instagram和Whatsapp被天價收購後,聽說有朋友的公司接到不少訂單要求做一模一樣的產品--因為他們看上去都很簡單。以前正在讀大學的我想必也以為自己能幾天寫出Instagram,可現在只會直接聯想到他們背後幾百甚至幾千樣的改善,那絕不是三數個人敲三數個月鍵盤就能敲出來的。

修過襌的Steve Jobs說過:「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不負責任地翻譯成中文就是「今天的因,明天的果。」

沒有看到果前,要繼續埋頭苦幹來種多點今天的因,順便附上一張在9gag看到的圖以自勉。

* 在這動蕩的日子裏也希望香港民主運動的dots能在不久的將來connect起來。

走了很多,但目標還很遠

pablo (81)

團隊近日分享了各自的「這輩子最拼命的時刻」,有人拼命追女孩子(雖然不是都有收穫);有人拼命做大學功課;還有拼了命結婚的。

我幾乎是直接想到團隊剛開始沒多久的時候,客戶C每天少則幾封多則十幾封Email投訴產品不同的問題。那段時間只要看到C的Email心就緊綳起來:「又來了⋯⋯」

由於C是一個特別重要的客戶,無論怎樣都要解決他們的問題,所以每封Email來到都要馬上處理。更令人沮喪的是他們身處舊金山,問題幾乎都在香港的午夜12點傳來,只好在很想睡覺的情況下拼了老命把問題搞定,不然睡不好。

因為C的壓力,不知不覺間產品因為修改而漸趨穩定,他們的Email漸漸減少,其他客戶的數目也慢慢增加。

但工作沒有因此而變得輕鬆--反而更困難了:更多Email;更多新功能;要跑更多活動;同一天要去幾家不同的公司開會。產品既然已經穩定,快速地找更多客戶則成了新的挑戰。

讀大學時曾對朋友說過:「我應該不可能在同一家公司待超過兩年--因為我很怕悶。」但在Startup裏一晃卻已幾年,因為最拼命的日子一直在變,每次拼過後都會迎來新的一刻--就像爬過一個又一個山坡,迎來一齣又一齣的新風景。

與其用「拼命」一詞,應該可以更優雅一點地形容這過程:「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

目標還很遠,最困難的時刻應該還沒到來:「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當一個有營養的人

「如果沒有覺得半年前的自己讓人很尷尬,你就是沒有成長。」

前段時間認識了不少新朋友,有人離開德國、保加利亞去到舊金山找工作;有人從台灣跑到芝加哥念書,再跑到矽谷工作;也有人準備從舊金山回流中國。

他們孑然一身去到異國,開拓未知的道路。他們的經歷都像上樓梯,急劇的變化讓他們快速地成長。很享受和他們聊天的時間,從我沒有的經驗裏得到不一樣的啟發,世界馬上變闊許多。更重要的是,縱然前面是不可知的路,他們也沒有表現出任何擔心的負面情緒,那種勇於接受未知挑戰的魅力是我在香港比較少見的。

前段時間看到一篇文章說:「如果沒有覺得半年前的自己讓人很尷尬,那你就是沒有成長過。」

文章提到人應該是自己的孵化器,要一直追求自我進步。每天嘗試一點不一樣的事,多和不同的人交流,多「創造」一點新東西,讓自己的價值隨著日子不斷提昇,別讓自己活在平坦的路上。

“Make it. You own 100% of you."

這正是在Startup社群裏體會最深的一點,很感謝在這裏遇上各種冒險者,除了在他們身上學到正面的思考方式,更重要的是感受他們不斷推動自己向前的動力,從而也推動自己向前走。

當Engineer不再寫程式

「別因為自己一點『怕失敗』或『怕麻煩別人』的心態而讓客戶卻步,扯了整個團隊後腿。」

這幾個月都在摸索如何從寫程式的轉換成賣產品的,見了不少人,前後調整了幾次,自以為已有所進步,但在舊金山遇上內行還是很震撼。

上星期不同情況下有不同的人對我提建議,說我太humble、不夠sales,說穿了就是我還沒能走出自己的舒適圈。

團隊有個顧問(是真有提供有用的幫助那種顧問)要介紹幾家公司負責人給我認識。他問我幾個產品相關問題好讓他寫Email,我老實回答各種優劣後他很直接地告訴我:「你這樣是不行的,你只需要告訴客戶產品的好處與能解決的事,你還不夠Sales不夠自信。」

當客戶對產品一無所知的時候,他只好靠對談的人來摸索對產品的感覺,產品的質量突然和人的自信程度掛上了鈎。當自己也表現出對產品的顧慮,誰還敢用?

「你需要表現到一個自己也覺得有點荒謬(a bit ridiculous)的程度。」他給了我這個建議。

回到住處後我開始多看一些Sales相關的內容,有一段特別喜歡的也提到:「You need to have a little bit of shamelessness.」直接翻譯成中文就是:「你要有一點無恥。」

這裏說的並不是表現得天花亂墜去騙人,而是當有一個可信的團隊和真正有用的產品之際,別因為自己一點「怕失敗」或「怕麻煩別人」的心態而讓客戶卻步,扯了整個團隊後腿。只要自信地把產品的優點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直接解決他們所面對的問題,他們是會願意埋單的。

顧問告訴我,美國就是這樣子做事的。別扭扭擰擰,爽直一點。

幾天實驗過後,我確實看到了無恥所帶來的正面效果。

我在典型中國家庭長大,從小就被教育要當一個謙虛、誠實的好孩子。可是,媽,對不起,我學壞了。因為我沒聽過Steve Jobs說:「iPhone是很好,不過⋯⋯」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pablo (55)

速度和品質一直是這幾年做產品最掙扎的,幾年後還是無法得到一個很好的結論,拿捏平衡點非常不容易。

做得太快而忽略了細節或某些功能,用戶用得不高興,自然會投訴、或者索性離開。慢慢地把每個功能都做得很細緻卻更可怕,因為從不會有人說你做得太慢了。

要得到市場反饋一定要快,因為世界變得非常快,如果資源少轉身還不夠快的話,就枉論和大公司競爭了。所以產品初期還是錯在太快比較好,至少有人會讓你知道錯了,也能得到更多實驗的時間。

不過大部份負責做的都傾向做得完美,一直小修小補遲遲無法推出。我猜其中一個原因是逃避推出後可能出現的壓力。產品/功能一旦有人用,就會有人投訴、需要救火,心情自然不好過,所以心底就想產品/功能盡量晚推出(或索性別推出),沒有壓力、不會丟臉,可以繼續自我陶醉在不斷改善的假象裏。

包括我自己,團隊裏負責處理用戶投訴的同事都一度精神衰弱過。半夜睡不著會查看有沒有新投訴,手機看到有新Email的時候胸口會緊綳一下(我曾經因此關掉手機Email通知一個星期)。但熬過這個心理關口後,了解到用戶投訴其實是常態,也沒甚麼大不了,至少天還沒有塌下來,幾乎所有事都以平常心面對了。

願意投訴的用戶其實是最好的朋友,他們犧牲了自己的福利來提供有用的資訊。我們的產品有一個用戶用了幾年,一直以來大小問題不斷,幾乎每個新功能/改善舊功能他們都會踩到不一樣的Bug。但竟然一直留著、一直提供意見。上個月到舊金山的時候硬著頭皮跑上他們公司拿取更多意見,和他們談的時候我真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但他們還是依然Nice。

衷心感謝公司C和他們的P一直以來的支持,厚臉皮如我也實在充滿愧疚感。

除了用戶投訴,想辦法測量使用程度也是必要的。有些功能良久沒人用也沒人投訴,也許沒有切中市場需求,也許還沒到時候,但可以肯定的是不值得花時間去修飾。Startup最缺乏的就是時間,要學會放手。

更殘忍的一課則是放棄用戶,有些用戶要求的功能比較Edge(鮮有其他用戶需要),權衡過利害後,甚至連用戶也要放手。為了生存,Startup需要厚起臉皮不擇手段,才能把有限的資源使用在最精確的需求上。

「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請用國語朗讀)

人總是害怕壓力、討厭丟臉的。趁用戶才幾個的時候多試幾下,丟個臉沒甚麼大不了,硬著頭皮、厚著臉皮撐過去,以速度盡量獲得最多的市場資訊。等用戶開始增加,丟的不只是臉,還有一堆用戶(錢)的時候,產品自然會向品質那邊靠攏。

講到口水都乾埋

從來也不是一個喜歡說話的人,初被扔到人海裏真有點不知所措。

參加了幾個大型活動,有設立展覽攤位的,有純粹在展場內遊蕩的。也到處拜見了大大小小十多間公司。這輩子見過的人幾乎沒這兩個月的多。

從來也不是一個喜歡說話的人,初被扔到人海裏真有點不知所措。但想到那機票、住宿還有參展的費用,可不能讓錢白白花掉,也就硬著頭皮上了(真師奶)。

怎麼都要主動

參展前還以為就呆站著等人過來查詢,但第一天早上就看到對面攤位的以色列小哥極其主動地拉著過客聊天,馬上學下來。瞄到有誰的眼睛在攤位上停留一秒的話,就走過去握個手瞎聊一頓。走到別人攤位也不多等,直接湊上去問東問西,爭取時間多逛幾個。

和追女仔一樣,追用戶也需要主動一點。

多聆聽,少廢話

握手寒喧後,先逼不及待地介紹整個產品概況,但大多人都隨隨便便地「Interesting」、「Awesome」敷衍走掉,心也跟著涼了一截。後來覺得因為產品比較複雜,很少人會對整個流程感興趣,講太多反而無法讓人記住重點,就開始減少不必要的枝節。

除了減少廢話外,還要針對問題下藥。被「Awesome」幾次後,學會了先讓人家說話。人們都很願意分享他們正在做的產品,針對性地問幾個可能出現的困難,然後分享一下相關的解決方法,不少人都會主動掏出名片。

試探額外資訊

難得遇到目標用戶,除了替他們解決問題以外,也藉著機會聊一下產品將來的新方向,從而感受一下他們的觀感,蒐集一下反應。雖然大部份人都盡量保持禮貌讚美一下,但「Interesting.」和「Interesting!」其實很容易分辨,表情上的分別還是很明顯的。

經過幾百次Pitch和調整後,對產品更添瞭解,更重要的是得到一堆新市場資訊可以融進產品路線中。

而且,自己竟漸漸喜歡說話了。

團隊溝通

盡力讓自己多做一點溝通的工作,盡量把想法分享給整個團隊,讓大家都能理解到產品的走向。

在外地工作了一段時間,最明顯的感受就是溝通變得困難了。

時區不一樣,當我正活躍的時候,香港的同事已經下班或睡了。同時也有一堆Email在我酣夢之際傳來。一切交流都有半天左右的延誤,沒有在香港一般暢快。有時候事情急上來還真恨不得馬上打電話把香港的同事吵醒。

文字總比不上表情和肢體動作,有時候Email裏文義上的誤解也教人很沮喪。加上歐洲的網絡總是有著各種奇怪的問題令你難以進行視訊對話(連不上網絡才知道香港有多好),Email的來往解釋更顯重要。

Email資訊量變多,雜訊/遺漏的情況也相對增加,在外地得到的資訊傳回香港也不一定得到相同的理解,所以還是會盡量找機會通話來確認一切。

我不是同事肚子裏那條蟲,他們也不可能知道我的想法。所以我盡力讓自己多做一點溝通的工作,盡量把想法分享給整個團隊,讓大家都能理解到產品的走向。

團隊之所以比個人優勝應該就是大家的想法能集腋成裘,各司其職,互補盲點。這正是以前自己一個做項目時察覺不到的重點,我相信這也正是 1+1 > 2 的要訣。

要遙距工作而不影響生產力的路還很長,有不少好團隊如Github、Buffer已經試驗過且分享了他們的做法,這些才是各Startup最值得抄考的精華。其實遙距工作比平時更累更花時間。

同事們應該覺得我這陣子很煩,甚麼有的沒的都一直在傳Email、Whatsapp。為了減少互相的誤解,我應該會更煩,更頻密地嘰嘰喳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