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極之無耐性

pablo (33)

最近和比較傳統一點的團體打交道,有時候Email等一整個星期收到回覆,那星期裏還特意在Gmail搜尋是否自己錯過了回覆。

在Startup工作的其中一個變化是變得很缺乏耐性,很想潛在客戶快點付錢;很想舊客戶快點回覆問題;很想新功能快點上線;很想前面的大叔走快一點;很想老媽少嘮叨幾句⋯⋯

和不同的團隊成員做過訪談,才發現不少人加入才一年左右。過去一年像在打仗,一大堆新成員,一大堆新功能,一大堆新客戶,一大堆新問題。覺得每個人都做了好多事情,原來還不夠以前考一次A-Level的時間長。

衝刺了一段時間取得足夠市場資訊後,以前偷偷摸摸留下的「好問題」也逐漸浮現。「好問題」是指一早知會出事、但出事即代表做得還不錯的事,當時多數「頂住先」,是極為短視但快速的舉動。比如當初寫系統早知道如果有客戶上載大檔案會出事,但那時候連上載小檔案的人也還沒有;當初早知道如果有中國的客戶連去美國的伺服器會很慢,但那時候連美國也沒客戶。

為了解決「好問題」,做產品的團隊接下來好一段時間都要Refactor整個系統,從Database到Server Clustering,從Code Architecture到UI Flow,一步步把整套系統換掉--而且為了別驚動現有客戶,常要在假期或週末偷偷摸摸地換。

由於身兼做產品與賣產品,很清楚賣產品的不會關心Refactoring的難度,而且因為更了解市場步伐也會更快,所以對翻新工程的耐性也更少,常常在github上嘮叨做產品的成員--就跟老媽一樣:「我都係關心你(啲progress)啫。」

這幾個月很多很多事要做,既然已經爬到這裏,也沒有耐性再爬,很等不及與大家一起跑過此關後看那全新的風景。

廣告

走精面

pablo (41)

Startup最大特色就是幾乎有無限多的事情可以做。

做產品的可以改善現有功能、增加新功能、改良用戶體驗、甚至另闢全新產品線應付全新客戶。賣產品的可以寫文章、找合作伙伴、直接找客戶、改善網頁設計、放廣告等等⋯⋯

這幾個星期常常和團隊爭拗要做甚麼,才發現大家對問題的有不一樣的理解。

大部份人很容易只考慮「這應不應該做」,像是:應該優化程式嗎?應該改良頁面設計嗎?應該增加這新功能嗎?繼而把討論重點放在到底「應不應該做」之上。其實大部份建議都很好,絕對屬於「應該做」的範疇,幾乎不需要任何討論。

現實中一個人無法把所有「應該做」的事都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好,如果想一下子把「應該做」的事情都處理完的話,結果必然是甚麼事情都無法處理好,因為每件事情所分配到的時間都變少了。這世界幾乎所有事情都很不公平--除了時間以外,無論甚麼人都很公平地只有一天24小時。

問題的重點應該是「要現在就做嗎?還是有其他更值得的?」,也就是分緩急輕重--依著一個很簡單的公式:每小時付出所能獲得的回報。有些事情看上去獲益甚豐,但花的時間也要非常多--算起來未必比另外不起眼的小改動為好。

當然對每件事情的「時間」和「收穫」拿捏也很困難,很多情況下只能用猜的,而且每天都在變--兩個星期前不怎麼值得做的事可能今天變得很重要。

如何把每天24小時花在刀口上成了Startup每天的挑戰,每年做好365次決定比起隨便過的365天會有效果得多,香港人最聰明的不正是走精面嗎?